翻译
译者协会 – 从守门人到社群组织 [Translator associations – from gatekeepers to communities]

Anthony Pym
Universitat Rovira i Virgili / Stellenbosch University | Heriot-Watt University

翻译廖敏秀2 林嘉欣 王思源 刘译丹英志佛塞斯
1Universitat Rovira i Virgili / Stellenbosch University | 2Heriot-Watt University

摘要

本研究分析了217个翻译口译员协会,结果表明20世纪50、60年代是国家和国际通才翻译协会的辉煌时代,之后译者协会逐渐走向专业化。专业协会成立的时间大致依照以下顺序:文学翻译者协会、宣誓入职或经授权的笔译和口译员协会、会议口译员协会、公共服务口译员协会、视听翻译者协会。此过程可被视为一种劳动力分工,也就是成员数量增加的正常结果。然而,本研究分析了各协会所采用的交流策略,结果发现协会的本质已经发生了深刻的转变:早期协会的职能是要能为数千名成员的专业可信度提供担保,藉此间接让客户和其他专业人士有所參考,但我们发现协会的交流模式似乎改变了,现在的协会逐渐成为会员间社交、教学和政治行动的场所。协会成员的互动越频繁、越多元,新型协会的成员人数就越小,而成员的选择是依据行业专业性或地理邻近性。在线翻译市场和志愿翻译社区中也发现到类似的交流模式。这样的交流模式不仅在促进互动交流方面有所创新,在如何确认译者可信度方面也开展了新的方式。传统协会未来的发展方向之一,可能是采用在线翻译市场和志愿翻译社区的交流策略。

关键词
目录

翻译社会学发展至今仍未关注社会组织中最基本的一个单位:公共协会的组成。然而,笔译和口译员作为一个职业群体,协会对他们来说是极其相关的。当译者需要建立、确认或修改其集体身份和利益时,他们主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在某种法律体系中团结起来。自十九世纪中叶以来,社会市场经济的发展伴随着多种专业协会的发展,从贸易工会到学术团体,这些协会发挥着广泛的作用,包括保护集体工资水平和审查专业会员资格等。在翻译领域(此处指笔译和口译)也能清楚看到这些范围的协会形式和功能。本文目的是勾勒出笔者称之为“译者协会”的基本形式,并提出一个其历史发展的通用模型。

此调查是基于一份164个翻译协会的名单,该名单是之前为研究翻译专业地位所搜集的(Pym et al.,2012Pym, Anthony, et al. 2012The Status of the Translation Profession in the European Union. ec​.europa​.eu​/dgs​/translation​/publications​/studies​/translation​_profession​_en​.pdf. Accessed March 2013.)。本文的研究对象是以口笔译工作获取薪酬的职业人士所组成的协会,而非学者协会或翻译研究学会。前一项研究的资料库包括口译和笔译协会,涵盖欧盟的所有成员国和克罗地亚(2012年尚未进入欧盟)、挪威、瑞士、土耳其、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在这个资料库之上,我们11.我要感谢Esther Torres Simón帮忙收集数据,也要感谢David Orrego-Carmona提供关于志愿者字幕翻译团体的信息。又加入了中国翻译协会(Translators Association China, TAC)、中国翻译协会列出的成员协会,以及国际翻译联合会(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s Traducteurs, FIT)所包括的亚洲、大洋洲、非洲和南美洲的成员协会。本研究不包括专业学校毕业生组成的协会、管理宣誓入职或授权的译者以及志愿译者名单的政府机构(然而下文中会谈到这些协会的重要性)。总而言之,这项研究的资料库包含217个协会,总数虽说不上庞大,但已经比大部分人预期的要多,也应该能作为翻译协会的一个概览。

前一项研究的重点是协会如何传递译者专业地位的讯息,如同教育机构和专业认证机制认证翻译员的资质一样。译者的可信赖度可能是来自于其毕业院校、通过的专业考试、积累的专业经验等,此外,也可能来自他们所属的协会。该研究发现来自翻译协会的认证通常与其他机制的认证相互作用,但也有明显的例外,例如有些协会的入会要求,可能是学位证书或工作年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认证译者信赖度的方式就是根据译者已有的专业资格。另一种情形是像美国翻译协会(American Translators Association, ATA)组织自己的专业考试,在这种情况下,协会的认证可以有效略过或推翻其他认证方式。协会验证成员入会的基本方式似乎有两种:一些协会采用其他组织机构的认证,而另一些协会则有自己的验证机制。然而,该研究分析中最令人意外的发现是协会组成的多样性,而其中一些协会挑战了我们最初称之为“协会”的界限。只有少数机构有效组织了自己的会员考试(美国翻译协会、英国皇家特许语言学家学会(CIOL)、澳大利亚国家翻译局(NAATI));而绝大多数协会所做的远远不只是评估和认证翻译员的资质。我们最初的假设是笔译员和/或口译员通过相互认可彼此的专业能力来保护他们的集体利益,从而起类似守门的作用,传递出他们专业地位的信号,也就是协会成员所具备的专业能力是其他人没有的。然而,这个假设(以及以此假设所开展的地位分析)已证实是不恰当的。随着资料库的协会名单增加,我们发现协会有许多其他功能:翻译协会同时也是讨论组、信息发布者、社交活动组织者、政治游说者,就业市场中介,某些专业培训机构的校友会等等。

在此我试图从广义的历史角度来解释这种多样性。本研究基于如下假设:各类型协会的发展某部分来说表明了翻译行业本身演化的方式。同时,协会的发展历史也可能会受译者彼此间和与雇主、客户、不同受众间通信媒介变化的影响。因此,协会的历史发展就是专业化的历史发展,同时也是适应通信技术的过程。从古典社会学的角度来解释(可追溯到Tönnies 1887/2001Tönnies, Ferdinand 1887/2001Community and Civil Society. Edited by Jose Harris. Translated by Jose Harris, and Margaret Holli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Google Scholar年),我们见证的转变是从追求自身利益的互补(Gesellschaft)转变成相互强化共同地位(Gemeinschaft)的模式。从更近期的社会学研究来看(Appadurai 1996Appadurai, Arjun 1996Modernity at Large. Cultural Dimensions of Globalization. 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Google ScholarMorley 2007Morley, David 2007Media, Modernity and Technology. The Geography of the New. London: Routledge.Google ScholarFisher 2010Fisher, Eran 2010Media and New Capitalism in the Digital Age.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Google Scholar等),我们可以发现如下的发展轨迹:从按等级划分的“守门人”(挑选自我利益可以互补的人)变成在线互动社区(基于实践中的社会关系和互相支持)。这几个重要的社会学概念有望帮助了解我们复杂多样的研究对象:此研究的目的不是要深入分析交互类型、财务模型、市场影响,或区域、国家、国际网络规模。本文目的仅是概括出一个粗略的历史发展进程。

1.伟大守门人的英雄时代

如果专业协会的职能仅仅是对其会员的专业能力提供社会认证,那么这世界可能会充斥着庞大而古老的协会。这是因为协会为会员提供认证的力度来自于其社会合作团体怎么看待他们的声望和威信,而对社会团体而言,相比于协会成员的专业程度,协会的权威更是取决于协会所代表的人数以及其成立时间。确实有很多自办考试的协会规模庞大且制度成熟,因为他们需要声望来让社会认可他们考试的含金量,但是我们的数据库中有许多协会的情况并非如此。

有一些协会拥有惊人悠久的历史:希腊剧作家、音乐家和翻译家协会(Society of Greek Playwrights, Musicians and Translators)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94年;丹麦授权翻译协会(Danish Translatørforeningen)成立于1910年;挪威国家授权翻译协会(Norwegian Statsautoriserte Translatøers Forening)成立于1913年;安大略省笔译和口译协会(Association of Translators and Interpreters of Ontario)的历史可追溯到1920年;瑞典授权翻译联合会(Swedish Federation of Authorized Translators)成立于1932年;英国皇家特许语言学家学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10年,但是其备受推崇的翻译文凭(Diploma in Translation)是1989年才设立的。然而,年份与规模并非完全相关:现今的大型协会许多是在20世纪50年代才成立的,也就是国际市场开始成型的时候。

图 1.全球217个翻译协会的成员数量和成立年份(1890–2012年)
图 1.

图 1显示资料库中的领头协会分别是:美国翻译协会,成立于1959年,目前在“超过90个国家”22. http://​www​.atanet​.org​/membership/(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3月)。拥有约11,000名成员;德国翻译协会(Bundesverband der Dolmetscher und Übersetzer, BDÜ),成立于1954年,目前拥有约7,000名成员;中国翻译协会,成立于1981年,拥有约12,000名会员33.中国翻译协会的活跃会员数量很难估计。根据该协会网页(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4月),它有2,002个“直接会员”,但还有一长串的附属会员协会和机构。如果我们把那些有提供会员数量的附属协会也算进去,再加上直接会员,一共有超过12,000个成员。再加上那些没有提供数据的附属协会,总数可能将近20,000人。根据国际翻译联合会会员名册,中国翻译协会有30,000名会员。我们试图联系中国翻译协会澄清此问题,但没有收到回应。另一个类似的情况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城市公共翻译学院。根据国际翻译联合会会员名册,它有7,200会员,但网页上列出的只有4,486个会员。在所有这样的案例里,我们都是根据直接证据采计(通常是取比较小的数量)。。加拿大笔译、词汇和口译委员会(Canadian Conseil des traducteurs, terminologues et interprètes) 也很值得一提,该协会的成立时间与美国翻译协会和德国翻译协会差不多,其前身加拿大笔译和口译协会(Société des Traducteurs et Interprètes du Canada)成立于1956年,称其拥有2,831名成员。44.2012年6月魁北克省认证翻译员、术语专家和口译员机构退出加拿大笔译、词汇和口译委员会,使得计算更为复杂。所有这些协会目前都有等级制度,包含一系列较小的区域性协会。同期还有于1953年成立的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e des Interprètes de Conférence, AIIC),目前有“来自100个不同国家的3,000多名成员”55. http://​aiic​.net​/about/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3月)。,也包含了一些区域性协会。

以上这些协会都有一个相对强大的中央管理结构,在与政府和行政机关/机构沟通时能代表其成员积极发声;协会中的交流通常是单向的,由协会通过发行刊物向成员传递信息,例如德国翻译协会发行的期刊和美国翻译协会发行的年报。多年来,这种结构的发展已逐渐成形,协会的会员资格为会员的专业地位提供了一定的担保。在一份问卷调查中(Pym et al. 2012Pym, Anthony, et al. 2012The Status of the Translation Profession in the European Union. ec​.europa​.eu​/dgs​/translation​/publications​/studies​/translation​_profession​_en​.pdf. Accessed March 2013.),美国翻译协会的会员资格被认为极具市场价值,译者可以吸引更优质的客户并获得更高的报酬,类似的还有德国翻译协会,其会员资格具有强大的市场价值,但是跟德国传统的研究生翻译文凭学历相比还是稍逊一筹。美国翻译协会组织严格的认证考试,而德国翻译协会则是作为联合协会通过其他成员协会接收成员。然而这并不是说翻译协会完全忽视社会功能,像是德国翻译协会下属的部分协会就为其成员提供医疗计划和保险福利。

其他几个国际协会也在同一时期创立,尤其是法语的协会,法语在当时仍保有一些其国际外交语言的地位。国际翻译联合会成立于1953年,与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同年成立。1960年创立的国际大学翻译学院联合会(Conférence Internationale Permanente d’Instituts Universitaires de traducteurs et d’Interprètes, CIUTI)进一步巩固了法语作为国际语言的地位。国际翻译联合会和国际大学翻译学院联合会最初是作为由其他机构组成的联合团体:国际翻译联合会聚集了国家级的翻译协会,而国际大学翻译学院联合会则是聚集了具有声望的翻译院校。这些组织与上段提到的协会类似,都有着高度中央管理的结构,以建立权威性为基础,信息交流更多由管理部门单向向下传递,而非由下往上。除了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上述这些协会几乎都将口笔译视为一体的专业。这个年代正是多语种联合国庆祝胜利的时代,汇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也聚集了这些国家所使用的语言。在这个时代,会议同传被神奇光环所环绕,口译员犹如传奇英雄能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准确性和记忆力,而报酬优渥的笔译员只需要轻松口述出翻译,另有秘书会负责打字。官方译者是非常特别的,具有他人不具有的特殊品质,因此权威协会通过看似闭门传授知识,不仅能控制进入此专业的人,也能提高职业声望及成员薪资。

也许是基于同样的逻辑,同时也是基于捍卫国家语言的需求,在20世纪50、60年代,许多国家级的协会也陆续成立。我们的资料库中主要有两个组别:第一组是法国(1947年)、意大利(1950年)、芬兰(1955年)和荷兰(1956年)的协会,现有会员数从700到1700人不等,其成员人数的规模使得协会能代表翻译这个综合专业去与权威机构对话。这些通才协会汇集了技术笔译员、口译员、宣誓入职或经授权的译者,有时还有文学译者。然而,在同一时期同样秉持通才原则建立的其他协会规模却相对较小,目前会员人数从200至600人不等,如挪威(1948年)、奥地利(1954年)、西班牙(1954年)、瑞典(1954年),比利时(1955年)、克罗地亚(1957年)、希腊(1963年)和瑞士(1966年)。有些协会的会员人数可能是受限于国家市场大小,然而芬兰人口约为500万,其协会有1726名成员,而荷兰人口约1600万,其协会成员只有1625名。许多规模较小的国家协会似乎正停滞不前,或是无法代表综合专业发言。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已经被年轻的协会所超越;在许多情况下,他们受到更专业协会发展的挑战。

因此,对世界众多译者协会来说,英雄时代已然完结。

2.第一次专业化:文学译者

几乎从一开始这些通才协会就面临了分崩离析的情况。上个世纪50年代怀抱着通才专业雄心壮志的协会,逐渐受到分工更专业的翻译协会的挑战。图 2显示第一个明显的分化是文学翻译协会的出现(我们保留了图 1的时间线,但大幅放大了会员数量的比例尺)。

1954年创立的德语文学及科学译者协会(Verband deutschsprachiger übersetzer literarischer und wissenschaftlicher Werke,VdÜ)是这一分化开始的讯号,其成立时间与德国翻译协会同年。文学译者随后於1974年加入了德国作家协会(Verband deutscher Schriftsteller),据协会称现有会员人数超过1,200人66. http://​literaturuebersetzer​.de/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3月)。。重要的是,此协会的入会条件并不是取得证书或者经过专业训练,而是翻译过并售出至少一部文学作品,至少2011年版的协会章程是如此说明的。换句话说,文学译者身份的认证不是经由学习和通过考试而获得的,而是通过翻译实践(以及售出翻译作品)来取得。这是一个凭借翻译经验入会的协会。

图 2.1890–2012年间,在欧盟、加拿大、美国与澳大利亚成立的15个文学译者协会的成员数量与成立时间
图 2.

其他文学译者协会也在各地成立:克罗地亚(1953年)、斯洛文尼亚(1953年)、瑞典(1954年)。瑞典文学译者协会是瑞典作家协会的分部。从那时起,独立的文学翻译协会就以惊人的频率陆续创建,而且会员人数都很少,除了成立于1973年的法国协会,现有会员人数约1,000人。事实上,除了法国和德国的文学翻译协会(图 2中最高的两个点),其他文学翻译协会的会员人数一直都很少,也因此会员和协会管理人员关系紧密。这种紧密的协会结构在近年逐渐传播开来,部分原因是网络以及电子媒体的影响。文学译者协会陆续在各国成立:2003年成立的匈牙利协会(会员160人)、2004年成立的立陶宛协会(会员121人)、2005年成立的澳大利亚协会(会员68人)、2006年成立的土耳其协会(会员180人)。许多文学译者也同时身兼写作、编辑与校稿等工作。Pym et al.(2012Pym, Anthony, et al. 2012The Status of the Translation Profession in the European Union. ec​.europa​.eu​/dgs​/translation​/publications​/studies​/translation​_profession​_en​.pdf. Accessed March 2013., 88)估计在欧洲有60%的译者是兼职的,所以他们是写作或作家协会的会员,而这些协会不一定有专为译者设立的分部。这些范围更大的文学协会不包含在本研究的资料库中。

文学翻译协会频繁成立,为1993年欧洲文学翻译协会理事会(Conseil Européen des Associations de Traducteurs Littéraires, CEATL)的成立打下了基础,该协会到了2013年已经有34个会员协会,其中包括许多文学作家协会。该协会在2005到2006年间对文学译者进行了一项调查,最主要的发现是“在接受调查的23个国家里,有20个国家文学译者的购买力低于全国人均购买力标准的60%”(Fock et al. 2008Fock, Holger, Martin de Haan, and Alena Lhotová 2008Comparative Income of Literary Translators in Europe. Brussels: Conseil Européen des Associations de Traducteurs Littéraires. www​.ceatl​.eu​/docs​/surveyuk​.pdf. Accessed April 2012., 70),也就是类似比国家最低薪资的60%还要少。这个数据本身可能不是非常令人震惊,毕竟许多文学译者都身兼两、三个工作来赚钱。但是如果这些翻译协会严格限制成员数量是为了巩固译者的权威和收入的话,那他们似乎不太成功。这些协会的功能更多是在传递信息、组织社交活动、推广让社会大众更了解会员的工作,而这其中一定会涉及传递收入不稳定的资讯、寻求共同的解决方式、有时也相互取得慰藉。

3.法律翻译的专业化:宣誓入职或经授权的译者

宣誓入职与“国家授权”译者成立专业协会的方式非常不同。这些译者(通常也包括口译员)是获得认证而有资格在国家的各个司法系统中工作,无论是在法庭上口译,或是翻译法律文件。这些译者在不同的法律领域有不同的名称。就如同文学译者都聚集在与文学有关的机构,宣誓入职或经授权的译者也一样,他们都接受特定司法机关的管辖,其翻译工作的法律效力主要受国家法律规定。

这类翻译协会中规模最大的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公共翻译学院(Colegio de Traductores Públicos de la Ciudad de Buenos Aires),该协会成立于1973年,网站上列有4,486名会员。仅一个城市来说,该协会宣誓入职的译者数量很庞大。但需要指出的是,阿根廷的翻译系有授予所有毕业生“traductores públicos”(宣誓入职译者)资格的传统。阿根廷和乌拉圭的许多省份情况都类似。乌拉圭类似的协会于1950年成立,现有约400名会员。这项传统可以追溯至很久以前:乌拉圭大学的法学院早在1855年就有授予宣誓入职译者的资格(Sainz 1993Sainz, María Julia 1993 “The Role of Translation in Uruguay.” Language International 5 (6): 32–34.Google Scholar),所以在这些地区宣誓入职做翻译,并不是后来才出现的分工专业化现象,而是一开始就建立的专业训练。

在斯堪的纳维亚也有相似的情况。如图 3所示,丹麦、挪威和瑞典的协会成立时间是20世纪10年代与30年代,也就是在通才翻译协会盛行之前。然而其他的翻译协会基本都是更近期成立的,与翻译逐渐走向专业分化的趋势相符。最令人惊讶的或许是最近几年较小翻译协会成立的数量。理论上来说,与司法系统相关的翻译协会最应该是以权威来认证译者的可信度,所以我们可能会预期这些协会的成立时间就跟其所遵循的法律制度一样久。但我们发现荷兰在1988年才成立了相关协会,丹麦的协会接着在1990年成立,自2007年起克罗地亚也成立了至少4个法庭口译协会,接着在2011年葡萄牙的协会也成立了。许多这些近期成立的翻译协会都与法律制度的改变有关(如克罗地亚的情形);而其他新成立的协会是为了替司法系统中口笔译员的专业地位发声抱不平,例如在葡萄牙的情形,以及英国的专业口译员联盟(Professional Interpreters Alliance,PIA)与公共服务口译协会(Society for Public Service Interpreting, SPSI)。换句话说,翻译协会可能为司法系统提供协助,但也可能致力于批判与改善口笔译员工作情况。若功能为后者,这些机构在一些方面与文学翻译协会的批判功能相似。但在其他所有的方面,这些翻译协会都清楚行使守门人把关的功能:会员都必须持有特定的学历证明或专业认证。

图 3.1890–2012年间,欧盟与美洲地区的22个宣誓入职或经授权或法庭口笔译协会的成员数量与成立时间。
图 3.

虽然宣誓入职或经授权的译者单独成立协会似乎有明显的法律原因,但并非所有这些新的协会都是专门为了司法系统成立的。1990年成立的波兰宣誓和专业翻译协会(TEPIS)将自己定位为“宣誓入职与专业”译者的协会;2011年于英国成立的公共服务口译协会明确表示,其目标是要为司法系统与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服务。除英国之外,其他国家的“公共服务”笔译和/或口译似乎都没有以协会的形式制度化。

虽然这些协会专业分化的形式不尽相同,但他们都涵盖了口笔译两种形式,毕竟这两种翻译模式都受相同的法律约束。因此,欧洲法律口笔译员协会(European Legal Interpreters and Translators Association, EULITA)于2009年为笔译员和口译员成立,截至2013年有28个全会员制的会员协会。许多这些会员协会都是对法律口笔译有兴趣的通才翻译协会,如德国翻译协会、波兰宣誓和专业翻译协会、爱尔兰的通才协会。

4.口议员独步前行

口译协会的成立与文学译者协会、宣誓入职或经授权的译者协会成立的时间有部分重叠,但口译协会的结构却很特别。正如上文所说,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于1953年成立,且现称约有3,000名成员,所以口译协会最初的模板就是成立一个国际组织,由它来统一规范有资格在会议提供同传或交传的口译员。较小的协会也在随后出现。

有一些新成立的会议口译协会是个别的国家协会,如西班牙(1968年)、斯洛文尼亚(1972年)、意大利(1974年)与葡萄牙(1987年)。这些协会成立的背景似乎是当时这些国家的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会员很少,但是国内需要合格的会员口译员。根据一位西班牙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会员的叙述(其中充满了伟大开拓者、自我控制品质与为少数人提供支持等主题),我们发现国际和国家协会为两种不同的市场服务,有两种不同建立声望的模式,也因此有成立两种不同协会的理由。以下描述了20世纪60年代的情形:

在西班牙,他们以前称我们这些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会员为“国际人”,这也是我们比那些缺少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国际形象加持的口译员有优势的地方。我们确实有一定的声望,虽然声望并不能当饭吃,但确实有一定的好处。举例来说,我之前在罗马为联合国粮农组织做了大量工作,他们是我最棒的客户。我也常到伦敦工作。(Oyarzun,未注明日期)

有意思的是,各个国家会议口译协会的网站上都鲜少提及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而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的网站虽然是以国家和地区来做分类,其中也完全没有提到这些身为竞争对手的国家会议口译协会。

这些协会的网站完全没有提及“社会”福利或活动,而是更着重在解释口译员的工作,并让潜在客户有管道去联络口译员。这方面来说,他们更像是介绍工作的中介,也因此间接坚守会员的报价。即便如此,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协会的网站上有明码标价会员工作的最低时薪与日薪(但列出薪资在美国是违法的,见Pym et al. 2012Pym, Anthony, et al. 2012The Status of the Translation Profession in the European Union. ec​.europa​.eu​/dgs​/translation​/publications​/studies​/translation​_profession​_en​.pdf. Accessed March 2013., 66)。有些协会网站上有相关指南,但是这些协会都很谨慎不去取代劳动力市场的功能。

中国翻译协会网站上列出了40多个地区性的翻译协会,其中只有2011年成立的上海市外事翻译工作者协会是单独为口译员设立的协会。

最近成立的口译员协会,大多明显呼应了口译专业逐渐的多样化发展,其中包括对一些新领域活动的机构认可。如上所述,有专门为警察翻译设立的协会(1974年于英国成立),有为公共服务口译员设立的协会(2009和2011年,同样于英国成立)。国际医疗口译者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Medical Interpreters) 于1986年在美国成立,宣称现有“超过2,000名会员”。手语翻译者协会成立的地点和时间分别是:法国(1978年)、芬兰(1982年)、澳大利亚(1991年)、新西兰(1996年)、奥地利(1998年)、波兰(2009年)、捷克(2000年)、斯洛文尼亚(2004年)。

图 4.1890–2012年间共17个口译协会的成员数量与成立时间。
图 4.

尽管这些口译协会付出诸多的努力,大部分的国家级翻译协会仍然是把“笔译及口译员”合二为一。这大概是因为多数译者都是兼职的,或是同时从事多种工作。Brown(2001Brown, Sara A. 2001 “Do Interpreters Translate? Results of an E-mail Survey of AIIC Members to Determine If Interpreters Also Work as Translators.” Consortium for Training Translation Teachers: isg​.urv​.es​/cttt​/cttt​/research​/browncorrected​.pdf. Accessed July 2011.)对374名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的口译员做了问卷调查,结果发现68%的会员都同时从事口笔译工作。

5.视听翻译接着崛起

有些协会的诞生与新的专业活动领域的机构化有直接关系,而视听翻译就是如此。我们在资料库里面发现了6个这类型的协会,成立的地点和时间分别是:挪威(1997年,现有会员人数152人)、法国(2006年)、波兰(2007年)、西班牙(2010年)、克罗地亚(2012年),以及丹麦记者协会于1996年成立的“影视译者论坛”。

这些协会的会员都很少,且其网站特色基本与口译员协会差不多,主要都是向大众解释译者的工作,间接保证其会员的翻译品质。

图 5.欧盟、美国与澳大利亚6个视听译者协会的成员数量与成立时间
图 5.

6.术语学与翻译科技的影响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些新成立的独立视听翻译协会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现在的社会潮流,也就是数字科技让视听通信变得重要,也让字幕制作变得更简单。但如果我们只是笼统把新协会的成立都归结于科技发展,这样的假设是很容易被推翻的。如果我们回头看图 1,就可以看到有许多新成立的协会似乎与任何种类的新技术发展都无关。

术语学家的专业化可能与科技有直接的关系,但在我们的资料库中,这个类型的协会是特殊个案,这个职业其实很早就专业化了:1970年成立的加拿大笔译、词汇和口译委员会在名称中就包含了这个专业术语。其他分别于1970年、1989年在加拿大成立的协会也提到了术语,不过直到2000年魁北克省认证翻译员、术语专家和口译员协会(Ordre des traducteurs, terminologues et interprètes agréés du Québec)才提到了术语专业。瑞士翻译、术语学家和口译员协会(ASTTI)(1966)和国际翻译联合会的介绍中也都提到了术语学家。术语学家似乎没有很多独立的协会,而少数存在的协会鲜少提及翻译专业,也并非从翻译社群中分离出来的,如1996年成立的欧洲术语学协会(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Terminology)与1999年成立的香港术语学协会 (Terminology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确实,将术语学家包含在翻译协会中似乎是上个世纪法语圈的趋势,但在世界上其他地方术语学专业的发展都是与翻译分开的。

也许更让人惊讶的是,没有任何一个新的协会是为机器翻译的译后编辑、专案管理员或本地化译者所成立的。有许多为本地化或语言产业公司所成立的协会,如全球与本地化协会(GALA)、欧洲翻译公司协会(EUATC)、欧洲语言行业协会(ELIA)和现已解散的本地化行业标准协会(LISA),而且其中许多是国家级的协会,但是没有为在这些公司工作的新类型译者所成立的协会。总体来说,科技对翻译协会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当译者们要寻找特定科技的信息,尤其是关于翻译记忆时,他们的直觉不是向传统的译者协会寻求帮助,而是加入线上讨论群组。这些网站通常提供免费的信息,讨论也很热络,不受任何协会的制度限制。下文中我会再回头讨论这个去制度化的结构。

7.新协会成立的原因

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合法成立的小型协会不断建立,这可能表示着一种不同形态的协会正在崛起,而且功能迥异。在这些情况下,译者在乎的显然不是协会的成立时间和会员规模。有几个原因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译者觉得他们需要这些新的小型协会。有些协会的成立和加入欧盟的各种浪潮有关,例如克罗地亚。 其他协会明显是与官方语言的进展相关联,例如在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语、巴斯克语和加利西亚语,这似乎是很合理的历史发展关系。

一个更有意思的原因是对上个世纪中期兴起的大型通才协会的不满。我们发现西班牙至少有12个协会,这显然不是语言种类的数量能解释的。西班牙的通才协会仍然存在(可追溯至1954年),但似乎活力不再(我在2012年给他们写了十几次信,询问成员的数量,但没有收到任何答复)。西班牙其他小规模的新型协会不仅更快回复询问,而且也更擅长在网站上互动、组织活动和发布新信息。德国也有类似的情况,德国独立翻译和口译协会(Deutscher Verband der freien übersetzer und Dolmetscher, DVÜD)于2011年成立,成立之时自称有“八名译者和一位律师”(是的,您需要一位律师!)77. http://​dvud​.de/. “我们…有八个译者和一个律师,还有几个只是想推动发展的人”。(最后访问日期2011年11月)。。该协会成立的目标并不是要对抗会员人数有7000人的德国翻译协会,而只是“想推动发展”。这个新协会的特性更是反映在其源于一个非常活跃的互联网讨论组88. http://​uepo​.de​/2011​/11​/12​/dvud​-neuer​-verband​-fur​-ubersetzer​-und​-dolmetscher​-gegrundet/ (最后访问日期2011年11月)。,就如同领英上一些非正式的社群也很活跃一样;因此,该协会可能有志于提供一定程度的参与度和互动性,而这些是大型传统组织无法做到的。该协会在创建约18个月后,就积极组织高科技主题的网络研讨会、运营YouTube频道、成立脸书专页、给与博客指导建议、并向会员提供一套免费的合同范本(律师确实非常有用!)。年轻的协会显然更能跟上电子通信时代,也能提供拥有7000名老会员的协会所无法提供的服务和互动模式。

展现电子通信优势的另一个例子是国际专业翻译和口译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Translators and Interpreters, IAPTI),该协会于2009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成立,2013年时约有400名成员。当通信变得免费即时,协会就没有理由因国界而停止脚步: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走向全球?然而这个通才协会的成立不仅是因为新科技,还似乎是因为不满意另一个唯一的国际通才协会的传统体系,即代表约83,000名译者发声的国际翻译联合会。为什么要建立新的协会呢?两协会之间的紧张关系并不难发现,但奇怪的是,紧张关系是来自国内的而非国际的:国际专业翻译和口译协会的三位创始成员被驱逐出隶属于国际翻译联合会的阿根廷笔译员和口译员协会,表面原因是因为他们成立一个有竞争目标的协会99. http://​www​.aipti​.org​/eng​/speaks​-out​/art3​-aati​-expels​-members​-for​-founding​-iapti​.html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3月)。。随后,国际专业翻译和口译协会解释了两个协会之间的主要区别之一:

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同事不具备翻译或口译文凭,但如果一个协会希望能更真实反映广大的职业团体,并想要努力纠正当今在意大利、英国、美国、阿根廷、巴西、印度及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存在的一些不当行为的协会,就应该要允许这些专业人士加入。但阿根廷笔译员和口译员协会除了极少数例外,不承认没有学位的笔译和口译员。

这段文字巧妙将一种不公正(并非所有优秀的译员都有学位)与另一种不公正(世界各地都存在“不当行为”现象)相提并论,以某种方式暗指这是同一场道德斗争。该协会的标志和网站同样明显强调了道德和正义。现在,如果您是一位笔译或口译员,如果你能证明有四年的经验,就可以每年60美元加入国际专业翻译和口译协会,这使您有权使用该协会的徽标(盲人法官手持量秤)、协会域名的电子邮件地址、享有行业出版物的折扣,以及加入协会的在线译者名册。简言之,该协会向那些原本无法获得这种象征性资本的人提供了强有力的地位信号。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交易。

然而,迅速发展成为全球性协会并非没有风险。国际专业翻译和口译协会有一个可行的商业模式:400名会员,每人每年60美元,等于年收入2.4万美元,而他们要做的仅是经营一个网站和检查申请材料。检查申请材料比起其他审查方式更便宜也更简单,像是举办国家范围的公开考试(如美国翻译协会、英国皇家特许语言家学会、澳大利亚国家翻译局、中国翻译协会)。但另一方面,在国内市场中,这些考试能对译者的地位提供一个有力的认证,尤其是当这些考试的通过率几乎都只有20%。新国际协会的问题可能是,正因为其国际化的规模,就经济利益考量,它没有拒绝潜在会员的理由: 由于许多申请人都身处远方,说异国语言,所以就算有几颗老鼠屎也不太可能会坏了一锅粥,至少不会影响国内市场的译者地位。此外,在矫正“不当行为”的道德方面,过度隐藏一个协会的地域性也可能引发道德风险,例如国际专业翻译和口译协会曾批评一家获奖的阿根廷公司付给翻译的工资过低,公开挑战不公正。此举无疑是有充分道理的。然而,当人们发现该协会的主席在阿根廷拥有一家与之竞争的翻译公司时,正义似乎受到了质疑。1010. https://​www​.iapti​.org​/eng​/speaks​-out​/art6​-iaptis​-official​-protest​-against​-prize​-awardedto​-translation​-back​-office​.html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10月)。正义来之不易,也并非总是盲目的。

8.新旧协会内的服务和通信

有时候新的网站和电子通信的使用会立即显示在协会的视觉呈现。例如,波兰宣誓和专业翻译协会的网站(图 6)看起来像是一个官方正式文件,风格是哈布斯堡王朝的新艺术运动。这个设计能让人联想到其会员的权威性和可信度,就像官方印章一样,因此能间接向非会员传递信息,如客户或其他协会。1111.感谢波兰宣誓和专业翻译协会主席Danuta Kierzkowska允许我使用屏幕截图。Kierzkowska博士指出这个设计在1990年首次使用,目的是“公开欣赏波兰共和国在1918年至1939年间使用的旧国徽所显示的战前时期的一些价值,1920年第一个法律文书(司法部长对宣誓翻译和法庭专家的规定)通过时,使用的就是这个国徽”(私人通信,2013年11月21日)。Kierzkowska博士补充说 “我必须承认我的年轻同事们不喜欢这个网站的老式视觉设计。两周后,一个新网站将出现在本协会互联网的网址下。”

另一方面,更积极使用电子技术的协会倾向在其网站上呈现译者的人像(通常是笑容满面的译者),并更直接与潜在或现有会员对话。奥地利口笔译协会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图 7):图中德语标语向译者承诺,加入这群微笑的语言专业人士是通往成功的道路。1212.感谢奥地利口笔译协会允许我使用屏幕截图。的确,电子媒介之所以更强调“人”是与年轻协会使用社交网站的方式直接相关,如奥地利网站上脸书、推特和YouTube的链接。然而,此处这两个协会之间的差别不是成立年代的问题:波兰宣誓和专业翻译协会成立于1990年,奥地利协会成立于1954年。两协会或许都同样可以去寻找哈布斯堡王朝的根源。然而,奥地利口笔译协会更迅速进行了自我改造,融入了实时、生动的交互式电子通信。

图 6.波兰的波兰宣誓和专业翻译协会主页的屏幕截图(http://​www​.tepis​.org​.pl/)。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10月。
图 6.

在这种沟通策略的差异背后,各协会希望与其成员沟通的原因也相差甚远。如果一个协会的功能仅是认证其成员的可信度,那么除了地位的象征和在线成员名单列表之外,几乎不需要做什么事。然而,有些协会努力提供更多。英国翻译和口译协会很好展示了成员可以获得多少服务:1313. http://​www​.iti​.org​.uk​/become​-a​-member​/benefits.(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3月)。

  • 列入会员名册,

  • 参加年度会议、周末工作坊、研讨会与网络研讨会的费用有折扣,

  • 职业责任赔偿保险,

  • 英国翻译和口译协会期刊,每年出版六次,

  • 同行支持计划,为新成员和寻求额外指导的人提供建议和支持,

  • 通过协会公告和网站发布招聘广告,

  • 法律帮助热线,免费提供各类法律事务咨询,

  • 提供营销、创业、商业合同范本的帮助和建议,

  • 代表会员参加国际翻译联合会

  • 代表会员参加各种国家语言机构,

  • 为成员提供特别优惠,如打折软件,周末旅行,酒店预订,陈年葡萄酒之旅等。

图 7.奥地利口笔译协会主页的屏幕截图(http://​www​.universitas​.org/)。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3月。
图 7.

这似乎达到了传统协会所能提供的最大限度:只有大型协会才能出版期刊并协商赔偿保险,而几乎没有其他传统协会能提供如此周详的服务。然而,如上述列表所示,近年来愈来愈多传统协会开始提供更多的网上服务和培训活动。在许多情况下,这些协会不仅建立可公开访问的会员名册,还帮助客户寻找译者(就像英国翻译和口译协会的译者招聘广告一样)。

此变化背后的部分原因是,学术培训与作为地位标志的协会之间的动态关系。大型国家协会成立于20世纪50、60年代,当时欧洲只有几个翻译培训课程,而专业协会的功能几乎就是筛选会员。如今全球约有500个大学水平的翻译培训课程1414.2013年在 http://​www​.est​-translationstudies​.org​/resources​/tti​/tti​.htm 网站列出了约503个翻译培训机构的名字,但以中国现在每年约新增10个口笔译硕士学位的速度,应该不止503个。 ,大批受过培训的翻译人员寻求的不仅仅是一个专属的团体:他们需要互动频繁的对等式组织结构、最新的信息、持续的培训机会以及与客户的直接接触。有些大型协会已经进行调整以满足这些新的要求,有些卻未跟上时代潮流。那些不做改变的协会,也许就导致了译者不断建立新的协会,即使他们也同时加入非排他性为主的国际在线社区。

我们不妨看一下在线翻译工作门户网站ProZ的讨论组中给翻译新手的建议。有翻译新手询问应该加入英国翻译和口译协会还是英国皇家特许语言学家学会,所有回答基本上都认为这两个协会都很好,都可以加入,许多译者都加入两个。然而,有一些答案认为译者通过ProZ可能会找到更多工作,建议新手将时间和金钱投资于提高网络社区中的地位。

在这些方面,传统协会受到来自截然不同的通信方式的直接挑战。电子技术不仅使传统的专业得以革新,而且还为客户和译者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个直接的在线市场,创造了一个无需加入专业协会就能取得专业地位的空间。此外,电子技术还让译者能直接合作,一同产出翻译,而不仅是讨论翻译。

在这个时间点,传统协会的守门功能被电子通讯取代了,有些社会学家开始称其为“在线部落”。

9.来自网络市场的挑战?

传统的专业协会显然能够履行许多不同的职能,并适应新的通信方式。然而,他们的主要职能仍然是显示其会员的专业地位(从而体现其可信赖性)。他们主要是守门人,然后才是其他一些角色。即使他们提供任何额外服务,如社交和娱乐活动,也是为获准入会的会员服务。

这种模式面临的深刻挑战不仅仅来自电子通信。当然,译者现在通过领英和脸书等网站在线交换信息,这些网站能以一种更加灵活且用户策动的方式提供社会网络,而这是大部分协会做不到的。然而,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译者们离开了某个协会的真正理由是因为他们在领英上找到了商业联系人,或在脸书上看到了更多照片。更直接的挑战来自于如何利用基于网络的通信进入一个与传统协会只有间接关系的领域:译者与客户之间的直接协商。诚然,许多传统的协会现在都有包含会员名单的网站,希望客户看到这些名单后会给会员提供一份工作。其他协会也有能让会员为其服务做广告的简讯和网站,正如上文中提到的英国翻译和口译协会服务列表一样。1515. http://​www​.proz​.com​/forum​/translators​_associations​/29683​-which​_is​_better​_iti​_or​_iol​.html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4月)。但这些东西与在线门户网站截然不同,在这些在线门户网站上,客户为翻译工作打广告,译者为工作出价。传统的行业协会试图对进入市场的专业人士进行预选;在线门户网站打破了所有这些壁垒,理论上允许任何人进入这个市场。这两种模式似乎存在分歧。

然而,在线市场有着一段有趣的历史。ProZ​.com于1999年在纽约成立,2013年号称拥有“30多万名专业译者和翻译公司”,算是最大、最具活力的门户网站。1616. http://​www​.proz​.com/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4月)。由于该公司最初的模式是基于译者之间的竞价,它似乎注定要压低价格,成为劣质译者的天堂,从而将优秀的译者逐出市场(Chan 2008Chan, Andy J. 2008Information Economics, the Translation Profession and Translator Certification. PhD diss. Intercultural Studies Group, Universitat Rovira i Virgili. www​.tdx​.cat​/bitstream​/handle​/10803​/8772​/Chan​.pdf. Accessed April 2013.以此作为 “逆向选择”的例子分析过)。一开始这样的门户就像是澳洲搖滾樂團AC/DC可能会称之为的“肮脏”翻译 –肮脏翻译便宜干。然而几年后,这个市场的内部动态使得不同的专业程度得以区分开来,如此一来,提供高质量工作的译者就可以在在线市场中获得认可。

举例来说,任何人都可以免费注册加入Proz,因此原则上不存在守门人。事实上,“超过30万”的成员或多或少相当于世界上可能存在的33.3万名专业翻译人员(根据Pym et al.的粗略估计,2012Pym, Anthony, et al. 2012The Status of the Translation Profession in the European Union. ec​.europa​.eu​/dgs​/translation​/publications​/studies​/translation​_profession​_en​.pdf. Accessed March 2013.,137–140)。然而,正式会员每年的费用是129美元,只有一小部分注册的人真正支付了这笔费用。这是看似开放的社区中的第一个守门人。ProZ为了让会员能在合适的地方展现自己优越的翻译技巧,开发了许多创新的机制,也为这些展现技巧的机制取了非常创新的名字。会员可以提出翻译问题,当其他会员给出令人满意的回答题时,他们就能获得荣誉积分(KudoZ),以此累积的分数就能显示出译者的相对专业水平。会员还可以通过良好的社区服务来获得“BrowniZ”积分,例如参与翻译ProZ网站、介绍新会员或组织讨论(“powwows”)。这些实际上是实现传统翻译协会的守门功能的方法,然而是以一种更基于用户、更详细和更动态的方式来进行。雇主可以在同意支付费用之前使用这些信息来了解译者,就像会员译者可以使用Proz数据库来收集关于雇主的信息一样。1717.另一个相似的例子是Translators Café。它成立于2002年,且在2013年宣称已有143,717名注册用户和1,300个翻译机构注册。它的“TCTerms stars”系统与ProZ的荣誉积分系统类似。系统中还包含了标示会员地位高低的“成就与耻辱名人堂”(Hall of Fame and Shame),不过这些名单只有付费用户才看得到。一项关于使用TranslatorsCafé的调查(McDonough 2007McDonough, Julie 2007 “How Do Language Professionals Organize Themselves? An Overview of Translation Networks.” Meta 52 (4): 793–815.Google Scholar, 805)显示“只有不到25%的用户会每30天浏览此网站一次,”且只有7%的注册用户“在讨论版提出过问题。”也就是说,社交网络中人们参与的程度不同,其中有一群中坚的活跃用户,以及大量被动的追踪者。 到了2011年左右,很明显仅靠这些机制不足以阻止逆向选择,因此Proz在积分等级的基础上又补充了一个认证系统,让会员可以通过由“同行”评估的翻译考试来证明其“业务可靠性”,并显示“良好公民身份”(基本上不滥用Proz规则),从而成为认证的Proz翻译人员。1818. http://​www​.proz​.com​/pro​-tag​/info​/about​/freelancers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4月)。“翻译能力”的定义标准是根据质量标准EN15038(尽管这是用来规范翻译服务提供商的)和“行业证书”,如美国翻译协会和英国皇家特许语言学家学会颁发的证书。值得注意的是,EN15038标准中并不包括学位证书,仅是将其列为一个选项。

这实际上意味着,在线市场已经逐步发挥了传统专业协会的一些守门职能,并且看似已经准备好实践最受认可的协会的守门职能(例如Proz接受美国翻译协会和英国皇家特许语言学家学会的证书)。不管怎样,守门功能仍然存在。这样的商业模式有点类似阿根廷的国际专业翻译和口译协会:译者付费,通过大门进入,获取可能在市场上具有交换价值的地位信号。在线市场和传统协会之间的主要区别可能是后者的经济功能更弱,从而保留了一种对质量无私认可的氛围,甚至某种高尚的利他主义:专业性在某种程度上凌驾于市场。国际专业翻译和口译协会网站上的正义象征符号就可以显示这一点。网络门户也意识到了这一区别,他们有时候也会将商业功能隐藏在类似的象征之下。例如,他们通过提及“公益事业”来抵消其服务的主要商业本质,试图营造出一种道德地位:Proz称其数据库链接到无国界译者组织;Aquarius链接到一个数据库共享项目;GoTranslators“帮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且不对低收入国家收取费用。在这些方面,网络市场可能可以声称他们稍微提供了传统协会曾经能够代表的群体认同。

10.来自社区志愿者的挑战?

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以网络为基础的电子通信已经进一步开展了译者之间的关系。译者开始在非专业合作的基础上建立电子网络,翻译他们喜欢的东西,或是享受共同工作所带来的社交乐趣。这些群体中有许多都是基于政治和社会目的建立的,由其产生的动机和动力也因此自成一种守门机制(也就是如果你怀疑那些观点,你就不会加入)。其他网络比较没那么激进,像是为电影和电视剧制作字幕的团体。字幕组aRGENTeaM成立于2002年,Addic7ed成立于2008年(Orrego-Carmona 2011Orrego-Carmona, David 2011The Empirical Study of Non-professional Subtitling. Minor dissertation, Universitat Rovira i Virgili. isg​.urv​.es​/publicity​/doctorate​/research​/documents​/Orrego​/orrego​_minor​_dissertation​.pdf. Accessed April 2013., 2012 2012 “Internal Structures and Workflows in Collaborative Subtitling.” Paper delivered to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Non-professional Interpreting and Translation. Università di Bologna, May 17–19. isg​.urv​.es​/publicity​/doctorate​/research​/documents​/Orrego​/Orrego​-Carmona​_Structures​-Workflows​_NPIT1​.pdf. Accessed April 2013.),案例研究显示这些团体通常是由一小群非常活跃的爱好者发起的,然后随着团体的成长发展出某种专业化分工。例如,阿根廷的aRGENTeaM目前有志愿者担任管理员、审校、翻译和版主,有注册的用户,还有能免费使用字幕的非注册用户。由于这个像共心圆的分工组织,该小组可以应用专业标准和工作流程模型。这些内部的区分类似于ProZ等在线市场建立起来的等级状态,团体原则上对外公开,但实际上内部却实行着守门的职责。但志愿者群在翻译和翻译校订的决策程序上是不同的,因为在整合了译者和翻译使用者的线上论坛中,大家可以一起合作。此外,这些群体还有教学功能: 新的成员通过做项目学习,更进一步融入群体。这些群体不是通过正式的守门把关机制取得身份,而是基于社交关系以及对翻译共同的热情,多半因为是他们对于正在翻译的作品有同等喜好。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团体不以“协会”为名,而喜欢自称“社区”。确实,我们没有必要担忧他们会对翻译协会造成挑战,除了有些不实言论会称志愿者抢走了专业人员的饭碗。另一方面来说,这些团队做的非常好、而且比任何一些传统的协会都要好的地方是,他们展示了一种团队合作的工作方式:为了爱好,为了相互支持,而不是为了钱。在这方面,志愿者团队展示了许多可以被未来的翻译协会所采纳的社区功能。

但是在我们沉浸在过度的乐观中之前,我应该提一下志愿者和专业译者并不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有趣的例子是美国的dotSUB公司,该公司给注册用户们提供了免费好用的字幕视频软件,而结果众所周知,这种做法促使许多志愿者翻译了许多精彩的TED演讲。1919. http://​www​.ted​.com(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4月)。尽管如此,dotSUB彻头彻尾是一家商业公司: 它利用其免费服务找到优秀的字幕员,然后雇用他们翻译商业项目。在2013年,这个公司的网站已经成为了没有一丝社区痕迹几乎专对商业顾客的网站。另一个完全相反的例子是InterpretAmerica(口译美国)的网站,该网站看似代表在北美工作的口译员,背负着“为口译专业提供国家论坛”的重任。2020. http://​www​.interpretamerica​.net​/welcome(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4月)。 该团体开展研究、组织会议(“峰会”)、并且强调“统一”(该团体很有勇气致力于把会议和公众服务口译员放在一条船上)。然而它总体来说就是一个谋利公司,完全不是一个协会:没有志愿者,唯一的成员就只是三个组织者。

电子通信能成就很多事,但其中只有少数可以被称作“社区”。

总结: 必要的“分裂化”?

日期和数字都显示出译者协会已经快速专业化。从20世纪50年代的通才时代开始,各类型口笔译员的专业协会陆续成立:文学译者、宣誓就职或授权译者,会议口译员(接着是公共服务口译员和手语译员),还有最近期的视听译者。协会创建的顺序和频率在不同的国家遵循不同的逻辑,但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没有发现协会合并的情况:专业一旦分化就不再合并。同时,由许多协会组成的国际协会维护着这些专业分化: 国际翻译联合会的会员主要是国家通才协会,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专门为会议口译员服务,国际医疗口译者协会为世界各地的医疗口译员服务,欧洲文学翻译协会理事会为欧洲的文学译者服务,欧洲法律口笔译员协会为法律口笔译者服务。

这个专业化的趋势可能单纯是一个劳动力分工的历史进程,背后原因是各种翻译市场的规模不断扩大,以及翻译职业日益复杂化。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分裂化” 一词也许不见得带有贬义。但与此同时,电子通信时代已经催生了许多新的协会,不是因为专业的多样化,而是因为在网站、电邮和社交网络发达的时代,各种沟通流程都成为可能。在这些新的协会中,会员的参与度更大,协会的经营更不分等级,不再由中央集中管理;因此会员的互动更频繁也更多元发展,而协会也就变得更像是社交和信息网络而不是守门人。这个结果体现了一种地方主义:由志同道合的人组成的协会运作得最好,成员都对类似的文化产品感兴趣,也都住在相同或类似的社交地点。这个特殊的发展或许确可被称为“分裂化”,至于这个词是否带有贬义,也许只有仍对协会怀抱通才主义、守门机制理想的人会这么觉得。“分裂化”不仅仅是消极的破碎,我们目睹的是一个协会性质根本上的转变。

我们看到一些传统的协会已经能够适应这些变化,而其它的被遗留在后。最成功的例子是一边保留了传统的守门功能,一边还采用了无等级区分的多边通信模式来提倡社群意识。在这方面,协会跟随了在线市场和网络志愿者社区的脚步。然而,我们不禁要想,如果他们要保持会员的忠诚,还必须更进一步改革创新。

注释

1.我要感谢Esther Torres Simón帮忙收集数据,也要感谢David Orrego-Carmona提供关于志愿者字幕翻译团体的信息。
2. http://​www​.atanet​.org​/membership/(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3月)。
3.中国翻译协会的活跃会员数量很难估计。根据该协会网页(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4月),它有2,002个“直接会员”,但还有一长串的附属会员协会和机构。如果我们把那些有提供会员数量的附属协会也算进去,再加上直接会员,一共有超过12,000个成员。再加上那些没有提供数据的附属协会,总数可能将近20,000人。根据国际翻译联合会会员名册,中国翻译协会有30,000名会员。我们试图联系中国翻译协会澄清此问题,但没有收到回应。另一个类似的情况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城市公共翻译学院。根据国际翻译联合会会员名册,它有7,200会员,但网页上列出的只有4,486个会员。在所有这样的案例里,我们都是根据直接证据采计(通常是取比较小的数量)。
4.2012年6月魁北克省认证翻译员、术语专家和口译员机构退出加拿大笔译、词汇和口译委员会,使得计算更为复杂。
5. http://​aiic​.net​/about/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3月)。
6. http://​literaturuebersetzer​.de/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3月)。
7. http://​dvud​.de/. “我们…有八个译者和一个律师,还有几个只是想推动发展的人”。(最后访问日期2011年11月)。
11.感谢波兰宣誓和专业翻译协会主席Danuta Kierzkowska允许我使用屏幕截图。Kierzkowska博士指出这个设计在1990年首次使用,目的是“公开欣赏波兰共和国在1918年至1939年间使用的旧国徽所显示的战前时期的一些价值,1920年第一个法律文书(司法部长对宣誓翻译和法庭专家的规定)通过时,使用的就是这个国徽”(私人通信,2013年11月21日)。Kierzkowska博士补充说 “我必须承认我的年轻同事们不喜欢这个网站的老式视觉设计。两周后,一个新网站将出现在本协会互联网的网址下。”
12.感谢奥地利口笔译协会允许我使用屏幕截图。
14.2013年在 http://​www​.est​-translationstudies​.org​/resources​/tti​/tti​.htm 网站列出了约503个翻译培训机构的名字,但以中国现在每年约新增10个口笔译硕士学位的速度,应该不止503个。
16. http://​www​.proz​.com/ (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4月)。
17.另一个相似的例子是Translators Café。它成立于2002年,且在2013年宣称已有143,717名注册用户和1,300个翻译机构注册。它的“TCTerms stars”系统与ProZ的荣誉积分系统类似。系统中还包含了标示会员地位高低的“成就与耻辱名人堂”(Hall of Fame and Shame),不过这些名单只有付费用户才看得到。一项关于使用TranslatorsCafé的调查(McDonough 2007McDonough, Julie 2007 “How Do Language Professionals Organize Themselves? An Overview of Translation Networks.” Meta 52 (4): 793–815.Google Scholar, 805)显示“只有不到25%的用户会每30天浏览此网站一次,”且只有7%的注册用户“在讨论版提出过问题。”也就是说,社交网络中人们参与的程度不同,其中有一群中坚的活跃用户,以及大量被动的追踪者。
19. http://​www​.ted​.com(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4月)。
20. http://​www​.interpretamerica​.net​/welcome(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4月)。

参考文献

Appadurai, Arjun
1996Modernity at Large. Cultural Dimensions of Globalization. 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Google Scholar
Brown, Sara A.
2001 “Do Interpreters Translate? Results of an E-mail Survey of AIIC Members to Determine If Interpreters Also Work as Translators.” Consortium for Training Translation Teachers: isg​.urv​.es​/cttt​/cttt​/research​/browncorrected​.pdf. Accessed July 2011.
Chan, Andy J.
2008Information Economics, the Translation Profession and Translator Certification. PhD diss. Intercultural Studies Group, Universitat Rovira i Virgili. www​.tdx​.cat​/bitstream​/handle​/10803​/8772​/Chan​.pdf. Accessed April 2013.
Fisher, Eran
2010Media and New Capitalism in the Digital Age.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Google Scholar
Fock, Holger, Martin de Haan, and Alena Lhotová
2008Comparative Income of Literary Translators in Europe. Brussels: Conseil Européen des Associations de Traducteurs Littéraires. www​.ceatl​.eu​/docs​/surveyuk​.pdf. Accessed April 2012.
McDonough, Julie
2007 “How Do Language Professionals Organize Themselves? An Overview of Translation Networks.” Meta 52 (4): 793–815.Google Scholar
Morley, David
2007Media, Modernity and Technology. The Geography of the New. London: Routledge.Google Scholar
Orrego-Carmona, David
2011The Empirical Study of Non-professional Subtitling. Minor dissertation, Universitat Rovira i Virgili. isg​.urv​.es​/publicity​/doctorate​/research​/documents​/Orrego​/orrego​_minor​_dissertation​.pdf. Accessed April 2013.
2012 “Internal Structures and Workflows in Collaborative Subtitling.” Paper delivered to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Non-professional Interpreting and Translation. Università di Bologna, May 17–19. isg​.urv​.es​/publicity​/doctorate​/research​/documents​/Orrego​/Orrego​-Carmona​_Structures​-Workflows​_NPIT1​.pdf. Accessed April 2013.
Oyarzun, Teresa
Undated. “Our History – AIIC in Spain: A Conversation with Teresa Oyarzun.” aiic​.net​/page​/3265​/our​-history​-aiic​-in​-spain​-a​-conversation​-with​-teresa​-oyarzun​/lang​/1. Accessed March 2013.
Pym, Anthony, et al.
2012The Status of the Translation Profession in the European Union. ec​.europa​.eu​/dgs​/translation​/publications​/studies​/translation​_profession​_en​.pdf. Accessed March 2013.
Sainz, María Julia
1993 “The Role of Translation in Uruguay.” Language International 5 (6): 32–34.Google Scholar
Tönnies, Ferdinand
1887/2001Community and Civil Society. Edited by Jose Harris. Translated by Jose Harris, and Margaret Holli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Google Scholar

通讯地址

Anthony Pym

Universitat Rovira i Virgili

Department of English and German Studies

Avinguda de Catalunya 35

43002 TARRAGONA

Spain

Anthony.pym@urv.cat